搏击

补天道 第778章 八一二绝处逢生地,一落千丈心

2019-10-12 19:53: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第778章 八一二绝处逢生地,一落千丈心

噗噗噗――

几乎不分先后,地面一处处碎裂,一道道岩浆喷泉从地面上喷出,将土石喷向空中。

现在的琴腹,就像个漏了底的船,一旦被水漫灌进来,就离着船毁人亡不远了。

孟帅抱着卫蝉玉,在岩浆流中穿梭,那岩浆流喷的实在太快,难以躲避。好在他有瞬移和辟火珠两个利器,勉强能够自保。

然而最危险的,不是被火焰燎上,而是被破碎的木头打中。这些木头或许不耐冲击,被火焰破坏后粉碎,但不代表它们不坚硬。这都是万年不朽的神木,比钢铁更坚硬,在火焰的加成下,四散的碎木如同云爆弹一般四射,杀伤力惊人。

孟帅身体经过几次洗涤,可算坚硬,几乎可说是金刚不坏,但也被这样的爆炸擦伤了几处,为了保护眼睛,他索性闭起眼,只靠着精神力外放探路。至于更娇弱的卫蝉玉,只有被孟帅牢牢抱在怀里方能躲过四面的侵袭。

一团混乱中,孟帅要找的是可以出去的出口。

现在琴腹的漏洞很多,理论上处处都是出口,但是这些出口无一例外,都在喷射滚热的岩浆,孟帅不可能逆流而上,冲击岩浆出口,就算他可以,卫蝉玉也顶不住。

还有没有安全的出口?

孟帅不熟悉琴的构造,只勉强知道,琴下应该是有透气孔的,所以他的目标放在地面,一寸寸的扫描着地下。

突然,万千火海中的一处净地出现在精神视野中。

找到了!

左前方有一处空洞,不知是否是结构问题,其他地方处处岩浆,只有那里有一处近乎真空的清净地面。孟帅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哪里奔去。

这时,背后的火焰已经袭来,灼热烧的背后干燥焦热,孟帅几乎下意识的一闪,凭空闪过百丈,出现在空洞前。

空洞虽然是空的,却有风吹来。那是仿佛风洞一样的烈风,吹得孟帅几乎倒退三尺,孟帅大吼一声,往后打了一掌“神龙摆尾”,真气后喷,人接着这一逆推之势,硬生生扎进了风洞口。

进了风口,孟帅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那风呼呼地往前灌,要把他顶风吹回去。孟帅一面以真气抗衡,一面心中暗骂,他倒是想要出声骂一句,吃了一口风便彻底闭嘴了。

一直顶到某个临界点,突然风向陡变,原本逆风陡然变成顺风。顺风的风势和逆风一样凶猛,孟帅被一溜跟头吹了出去。糊里糊涂钻过了穴眼。

好容易定住身形,就觉得四周热风一退,变得干爽起来。

睁眼一看,四周尽是红色燧石,显然是进入了一段没有岩浆的干净山体。在大火山下能有这么一处栖身之地也是不容易。孟帅吐出一口胸中燥气,感到了劫后余生的愉快。

将卫蝉玉放下,孟帅道:“没事么?”

卫蝉玉小脸煞白,但是没受什么伤,孟帅保护的还不错。她抬起头,道:“你……你流了好多血。”

孟帅一怔,随手一擦,发现衣袖上尽是鲜血,叫道:“哎呦我去,要糟糕。”紧接着,刚刚因为紧张忘记的疼痛一起涌上来,更是手忙脚乱,取出外用的伤药胡乱擦上。

折腾了一番,孟帅取出毛巾擦去血迹,再涂抹脸上伤口,道:“我的娘,若不是我本来长得就那样,这一下不就破相了?”

卫蝉玉噗的一笑,紧接着道:“谢谢。”

孟帅没反应过来,道:“谢什么?”

卫蝉玉道:“没想到你平时看起来那样,关键时刻竟然这样。”

孟帅又好气又好笑,道:“什么这样那样,到底怎么样?”转头看了一下四周,道:“别管怎么样,先出去吧。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离不开南方火山地界。大不了刨个隧道出去,总不能白学这么多年功夫。”

卫蝉玉垂头丧气,道:“是啊,出去。可是我的剑没了。出去不知道怎么和师父她们交代。”

孟帅道:“非战之罪,若只是怕被责怪,只好说是凤凰叼走了,我来给你作证。不过我还是相信,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夺不走。”

卫蝉玉道:“谢谢……”突然双眼圆睁,惊叫一声。

孟帅一回头,就见石缝里钻出几头怪物,好像是蚰蜒,但又能直立,且多脚的身子上能看到清晰地头颅,两只眼睛上竖,丑怪非常。

“燧精?”孟帅陡然想起来,这是火山区特有的一种凶兽,栖息在岩体之内,肉食性又有毒,性情凶猛,危害巨大。

这燧精……太大了吧?!

孟帅虽然没亲眼见过,但据资料看,燧精最大也不过一尺来高,颜色深红而已,这些燧精竟差不多有一人高,颜色黝黑中稍微带点红色,几头并排,竟然把路挡的严严实实。

看来这巨大的火山之下,恐怕环境不同,催生了这样的怪物。

眼见这些燧精目露凶光,显然不能和平共处,孟帅拔出降龙锥,道:“你到后面去。”

卫蝉玉不退反进,道:“我来。”

孟帅一怔,道:“你要动手?你不怕?”

卫蝉玉道:“怕什么?一群虫子而已。”

孟帅摸了摸鼻子,道:“不就是因为虫子才可怕么?”想当初任盼盼那么混不吝的丫头,看见蜘蛛也退避三舍,没想到这女娃娃不但是个武痴,而且确实天不怕地不怕。如果不是还怕被师父责骂,简直不像个女孩子。

卫蝉玉伸手,做出个拔剑的姿势,却一把拔了个空,脸色刷的一白,小嘴又扁了起来,孟帅在后面看着,取出一把剑轻轻抛给她,道:“接着。”

卫蝉玉反手接过,手一抖,长剑出鞘,中宫直刺。这一接一抖一刺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兔起鹘落,干脆利落,孟帅在后面看着,也是暗暗喝彩,这女孩儿在剑术上有真才实学。

这一剑稳且准,正中其中一只燧精的身体,只听当的一声,仿佛用钟杵敲了一下钟,除了发出一声金铁交鸣,燧精微微晃了一下,再也没有变化。

中剑的燧精顿了一下,两边的燧精却是毫不迟疑的扑了上来,卫蝉玉吃了一惊,身子拔起,又是刷刷两剑,各斩中了燧精身躯,又是两声交鸣声,燧精不过一满,就再次扑上。

这一下孟帅也看的大皱眉头,虽然只这么两剑,但他也看清楚了,结果分明显,不破防。

卫蝉玉也看清了,愣了一下,随即再次出剑。她的剑术确实精湛,以一敌三,攻多守少,似乎不是以单敌众,而是以众欺寡。那几个燧精身上连连中剑,谁都不能伤她半毫分。可是她几次出招,甚至是蓄势已久的杀招,也不能在燧精身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如此战斗,虽然她一时占了上风,可也不是了局,时间一长,恐怕她要体力不支。孟帅在后面支招道:“试试用武技。”

卫蝉玉点头,突然剑光一抖,身子连贯出去,一剑如流星一般,点在其中一只燧精头上。只听当的一声,燧精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小裂口,流出了些许蓝紫色液体,但它也只是抖了一下,再次扑了上来。

卫蝉玉呆了一下,道:“这也不行?”

孟帅眉头紧锁,他也看出来了,燧精的实力不过尔尔,但若是坚硬到无解的地步,那可是有些麻烦了。

这时,受伤的那个燧精的头部裂开一个口子,好像突然张开了一张嘴,一股腥臭气隐隐弥漫开来。

不好,凶兽要放毒。

孟帅顾不得其他,身子一闪,来到卫蝉玉身后,燧精面前,降龙锥出手,随手一划,啪的一声,抽在燧精脑袋上。

只听噗地一声,好似打烂了一个西瓜,紫蓝色喷成一团,那燧精当时就倒在地上,摊成了一滩浆糊,一口毒药也没来得及喷出,只留下地面上,渗入岩石里。

孟帅反而愣住了。刚刚他虽然是强力出手,但也非全力,且主要是一个横劲儿,想要达到的效果,是把对方打出去,叫毒药偏离方向,倒没打算一棒子打死,毕竟在他意识里,这些燧精壳子坚硬,恐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哪知道这一下子,居然好像敲个瓷罐一样敲碎了,难道说燧精要吐毒药的时候,会变得特别的脆弱?

怀着疑惑的心情,孟帅道:“让一下,我来试试。”说着赶到卫蝉玉之前,用八分力气,一棒子一个,将燧精打中。

噗噗两声,燧精毫无悬念的倒在地上,被敲得筋断骨折。霎时间,三个和卫蝉玉缠斗不休的凶兽,在孟帅手里如纸糊的一样,被摧枯拉朽一般横扫。

这一下,孟帅确认了,这燧精身体的硬度,就和它的力量速度相匹配,并没有特别坚硬,别看长得这么唬人,在孟帅的手里,真的就是个大号的靶子。

这么说来……

孟帅的目光移到卫蝉玉哪里,尽量不带有其他的意思。

卫蝉玉的脸色越来越白,变得失魂落魄,手一松,剑尖垂下,插入地面,喃喃道:“原来……不是它们太强大,是我太弱了。”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濮阳治疗早泄医院
烟台治疗早泄医院
哈尔滨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濮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