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苍穹之门 第14章 吉吉萨的野望 1

2019-10-12 22:15: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穹之门 第14章 吉吉萨的野望 1

吉吉萨高高的站在建筑的dǐng端,挺直着高大的身躯,一脸淡漠的看着远归的队伍。他对这次狩猎所取得的收获很是满意,虽然损失了十三个部族中强壮的狼骑士和三十余匹巨狼,但夺取的战利品的价值远远要超过了那些损失。

虽然心中对于这支游猎者xiǎo队所取得的战果非常满意,但他仍旧努力保留着那副冷漠的表情。不在手下面前喜形于色,这也是让他们对自己保持畏惧和对自己绝对臣服的一种手段,而这种方法,正是来自他曾读过的一本人类所写的书籍上记载的,他对此深以为然。

对于绝大多数的兽人来説,单纯、直爽是他们最突出的性格特diǎn,他们不懂得去掩饰自己的心情,心中所想的会毫无保留的表现在脸上,他们一旦认定的事情,即使明知是错误的或不可能实现的,仍会努力的去做,直到碰的头破血流也毫不气馁。

就是因为这种简单执拗的个性,在同充满着虚伪笑容的人类行商及侏儒商团的贸易中,很少有兽人没有吃过亏,所以广大普通的兽人他们普遍对于那些卑鄙的逐金者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他们这种性格同粗犷豪迈的矮人们倒比较相近,所以兽人和矮人们反而相互更有好感,这也是在历史上他们能够结盟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望着脚下那整齐有序的营地及穿梭过往彪悍的狼人战士们,吉吉萨突然朦胧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已经变得强大无比了,甚至能够一伸手就能将整片大地都牢牢的握在手中。

身旁爬卧着的黑色巨狼呜呜的低吼声将他从这种奇异而美妙的感觉中唤醒过来,有些宠溺的看了看爬卧在身后的黑色巨狼,又转过头望了望天际边那缓缓下落将半边天空都染成橘红色的夕阳,低声叹了口气,转身走向那建于屋dǐng之上的巨大帐篷。

宽大的帐篷中的摆设同它那纹满了美丽图案的华丽外表并不相称,只是在地面上铺满了硝制好的兽皮作为地毯,踩上去格外的柔软。除此之外,只有一张原木制作的低矮木桌,放置于帐篷内中央靠后的位置,木桌后是一张更为低矮的蒙着兽皮的木床,既可以当做凳子,也可以睡在上面当床。一盏明显出自精灵工匠之手带着浓郁的伊斯特维尔风格的魔法灯台摆放在木桌的一侧,这种混搭着月桂枝及风铃花做为装饰的独特风格的灯台是梦幻森林中那些骄傲的精灵们最喜欢的样式。木桌的另一侧整齐的摞摆着一叠用柔韧亮泽的兽皮蒙做封面的书籍,从微微磨损的边角来看,这些书籍应该经常被翻阅。

能够识字阅读,这对人类来説,也许不是一件什么稀奇的事情,一般的贵族商贾,甚至是有些家境富裕的平民,都会给自己的子侄后辈们请来家庭教师,从xiǎo教育他们读书识字。甚至有些神殿的传教者,在传播所属神殿教义的同时,会免费的教授那些因贫穷而请不起教师的平民孩子们学习一些简单的字词。

但在兽人的领地中,能够读书识字的兽人可是极为罕见的,也许在辉宏的落日王城内,在庄严古朴的兽神殿堂中,存在着不少博学睿智的兽神祭司,但对于居住在辽阔的草原及荒漠上的兽人各族,也只有族群中一些特殊的存在才能够有机会去接触到这些听起来就神秘而晦涩的东西。

这可能也同兽人们特殊的种族繁衍的特diǎn有关。就拿战狼族来説,战狼族在兽人联盟各个部族中也是一个非常奇特的族群,奇特之处就在于他们独特的繁衍生育特diǎn,虽然卵生的战蜥族在世人的眼中就够惊世骇俗的了,但比起战狼族那复杂的成长转化,还是要稍逊一筹。

这个族群成员是由狼人和巨狼所组成,所有的雌性成员都保持着巨狼的外观,而部分雄性幼体会在成长过程中觉醒转变为能够直立行走并运用双手使用工具武器的狼人。

每个雌性巨狼成年后大概每两年能够繁育一次,每胎一般能够产下两到六只幼崽。所有的战狼族成员在初生时都是狼崽的外形,但其中那些最强壮的雄性个体一般会在六岁之前激发血脉中隐藏的特殊力量,从而演化转变成能够直立行走的狼人。

但当一胎中的某个雄性个体成功转变为狼人后,剩余的雄性个体一般将不会再有这种转化觉醒的机会,而是将一直保持着巨狼的外形成长。

也许是因为一胎所生的缘故,这些保持着巨狼外形的个体同那个演变为狼人的个体间会存在着某种奇特的感应,就如同人们常説的心意相通那种感觉类似,所以每个狼人战士都会选择自己的同一胎中最强壮最默契的巨狼兄弟作为坐骑共同战斗,剩余的雄性巨狼将作为后备坐骑,围绕在狼人骑士的周围,充当战狼。

一个能够同自己坐骑心灵相通配合默契的狼骑士,再加上几只同样默契的战狼在旁边辅助,在战场上绝对是任何敌人的噩梦,这也是战狼骑士名震大陆的缘由。

但作为没能成功转变为狼人的巨狼,它们的智力也就比普通的野兽要高上那么一些,还达不到能够读书识字的地步,也没有谁会无聊到去教授一头巨狼学习传统礼仪及历史军事之类的东西。

即使是成功由巨狼演化为狼人的个体,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着等同于人类或精灵这些高度智慧种族的能力。绝大多数的狼人即使是到达了成年以后,他们的智商及情商也不是很高的,仅仅只相当于人类中那些比较愚笨的个体,而且还保留着不少野兽的习性,很难接受一些需要思考复杂的知识。

但如果战狼族只是一群愚昧不开化的蛮荒野兽,那么他们早就该湮灭于历史的长河之中了。作为一个从远古繁衍至今的种族,而且跻身于兽人八族中上三族之一,不仅仅是因为战狼族曾在远古时出过一位神灵,也是现在兽人族所供奉的三位神灵之一的狼神莱肯,更是因为这位神灵遗留下一支拥有着不亚于人类的智慧后裔,那就是以勇猛和狡诈而名闻大陆的战狼族上位王族,拥有着同传説中狼神一样外貌的莱肯们。

在兽人们世代相传的故事中,战狼族据説是远古的黑炎巨狼,也就是守卫在伟大的兽神比蒙身边的那只拥有着毁天灭地般力量的副神狼神流传下来的血脉。

黑炎巨狼拥有着同最深邃的夜空一样纯粹的黑色毛发,但胸前却拥有一个月牙形的纯白印痕。但经过漫长的时光变迁后,大多数的战狼族的狼人及巨狼的毛色都变成暗淡的棕灰色了,就连智力也退化到较传説中聪慧无比的祖先有着天壤之别了。

但幸运的是,战狼族中还有那么极少的一部分,他们拥有着纯黑色的皮毛及胸前那抹白色月牙状印痕,他们被视为黑炎狼神最为纯正的后裔,拥有着狼神最纯粹的血脉,他们有一个尊贵的称呼,叫做莱肯。

也许真的是因为流淌着神圣血脉的缘故,每个莱肯都有着远超普通狼人的体魄及勇猛,最重要的是他们都拥有普通狼人所无法比拟的智慧,他们善于学习思考,所以,在战狼族中,一直流传有一个公认的传统,也可以视为每个成员都必须遵循的原则,那就是只有莱肯才能够成为部落首领,也正是依靠着这些优势,使得自远古以来莱肯掌控部落这一传统一直都流传下来未曾改变形成定式。

“只有莱肯才能够成为部落首领。。

。”

吉吉萨坐在木桌后,凝视着灯台上那精美的装饰花纹,有些愤懑的喃喃自语着,嘴角透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身旁的黑色巨狼似乎也感应到他心中的悲愤,伸过头来用硕大的脑袋轻轻的蹭着他的后腰,嘴中低声呜呜的叫着,似乎在安慰着他平复纷乱的情绪。

低头看着身旁巨狼眼中那抹关切之意,吉吉萨有些溺爱的摩挲着巨狼头dǐng那柔顺的毛发,随手从桌上狗头人仆从刚刚端来的木盘中拿起一块还滴答着鲜血的肉块,塞到巨狼的嘴中,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兄弟大口的咀嚼着新鲜的肉块。

缓缓的解开身上那镶嵌着铁片的胸甲,xiǎo心的叠放好,低头看着自己胸前那抹棕黄色的月牙状印痕,在乌黑的毛发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

这是他的母亲留给他的印记。

整个战狼族的族群是由大大xiǎoxiǎo数十个不同的部落所组成,每个部落都有着自己的传承及姓氏,在历史上战狼族最为兴盛的时期,整个族群拥有数千万的族人,但在数百年前那场惨烈的战争中,作为兽人联盟中主力兵种的狼骑士损失惨重,一度在战争刚刚结束时整个族群成员仅剩余不足十万之数,虽经数百年的繁衍生息,但在恶劣的环境及匮乏的资源制约下,也不过恢复到不足三百万的数量。

吉吉萨就属于现存的战狼族中最大的部落之一黑背部落,他的父亲就是现任的黑背部落的首领乌伊拉-黑背。

乌伊拉-黑背是一名血统纯正的莱肯,三十余年前在争夺部族首领的争斗中,他以无可比拟的优势战胜了其他黑背部落的莱肯们,在强者为尊的兽人传统中,不容置疑的成为了部落掌控者。如同其他种族一样,部落的首领拥有着部落中绝对的权利和地位,这同样体现在获得配偶的权力上。

吉吉萨的母亲是一只普通的雌性棕灰色巨狼,她也是乌伊拉众多的配偶中的一个,作为部落中最为普通的雌性巨狼,她甚至连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吉吉萨是她第一胎养育的子嗣,吉吉萨还有两个同胎兄弟姐妹,那个雌性个体,也就是吉吉萨的姐姐,一直呆在母亲的身边留在部落中,而那个雄性个体,吉吉萨的弟弟,就是卧在他身边的这只黑色巨狼,成为了他的座狼,自幼就陪伴在他的左右,而且还会忠心耿耿的跟随他直至生命的结束。

也正是由于他们母亲的血统缘故,虽然吉吉萨和他的弟弟都遗传有来自父亲的那超出普通族人的强壮体型及纯黑色的毛发,但母亲却留给他们棕黄色的半月形印记,存于胸前。

就是因为这个棕黄色的印记,使得他即便是拥有着最纯粹的黑色毛发和强壮的体魄,也不能被族人尊称为莱肯,当然也丧失了争夺部落首领位置的机会。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挂号电话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王强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贵阳脑癫癫痫病医院孙天焕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专家门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