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消失的婴儿

2019-09-14 06:30: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觉得是时候提笔写下这一切了。原本以为,自我离开大学,被父亲赶出家门后,生活或许会变得平常……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让我的这个愿望落空。
事情还得从三个月前说起。但我觉得在正式记下故事之前,需要提一下我所在的村子。
这是一个比较落后,历史很短的村庄。满打满算我是第四代人,也就是说这个村子的存在历史不超过百年。但,村外林子里却有着许多老坟新冢……老坟历史远超我们的村子历史,坟墓总数也远远地超过了人口总数,是不是很阴森?好了,大致就这个样子了吧。
我们言归正传,说说这三个月以来我经历的一切。
三个月前的一天,准确一点的话是公历五月五号清晨,我一如往常地把自己关在简陋的地下室鼓捣着机床。伴随着电机轻微的轰鸣声,一个个零件被我制造出来。“呼……”我长吐了一口气,伸个懒腰,埋头继续制造。“汪汪——”小黑的叫声在门外响起。小黑是我养的一条小黑狗,让它在门外呆着是让它为我报信,免得有人突然闯进来发现我做的事,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汪!汪!”小黑的叫声越来越凛冽,到后来快变成了咆哮。伴随着阵阵犬吠,表弟的焦急地在门外喊到:“哥,哥,你出来,出大事了。”我在这破屋子里住了一年半,可从来没有人来过……即使是老妈住院他们都没来通知我一声,可这一次却直接跑到我门前,看来真的出事了。
换好衣服以后,我快步出了门,小黑跑到我身旁继续狂吠不止,我没有理会小黑,目光集中在一脸焦急表弟身上,笑道:“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我对表弟并没有多大的芥蒂,这或许就是他们让他来找我的原因。“哥,今早起来王英杰,和我侄女都不见了。”表弟焦急地说到,额头上挂着细密的汗珠,看得出他有多么的着急了。脚旁的小黑看着第一次来这里的表弟,狂吠不止:“汪,汪!”听得厌烦了,我训斥了一声:“你一边玩去,别乱叫。”小黑委屈地看了我两眼后就转身跑进了林子里,不见了踪影。
“会不会是……”本来我想说会不会是王英杰带着小侄女出去玩了,可是一个三岁,一个一岁半的两个孩子大早上的绝对不可能乱跑的,所以话还没说完就卡在喉咙。“哥,我们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找不见。我没办法了只能来找你了。你聪明,一定能很快找到我们的侄子侄女的。”表弟话语中带着希冀,充满了对我的信任。或许在他们绝望的时候才回想起我这个落魄的大学生吧……听到他的话,我心中自嘲一句。但当他的目光转到我身上干净却打了补丁的衣服的时候,眼中泪花闪烁,声音几近呜咽,“你可别怪我这一年多没来看你,都是家人不允许来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简陋的木房,嘴角扯了扯,把所有的苦涩咽回肚里,摇了摇头。“他们是我的侄子侄女,不管我和家人有什么矛盾和误会,我都不会对他们置之不理的。”避开伤感的话题,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说道。
此时,不多的几缕晨曦才刚刚洒落在山头,原本应该炊烟袅袅,一片宁静的村子,却乱做了一团,鸡鸣狗吠,甚是吵闹。看着混乱的村庄,我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手心冒出一阵阵细密的汗。“看来不见的不止是我们的侄子侄女啊。”我身体斜靠在门前的松树上,看着弥漫着不安与焦急的村庄,嘴中喃喃。“事不宜迟,先报警,同时让所有人帮忙寻找。”我吐了一口气,对着一脸焦急,却茫然不知所措的表弟,淡淡地说到。“你在这等等我,我去拿点东西,然后一起到村里了解下情况。”表弟点了点头解释到:“嗯,警察已经到了,他们也没头绪就等你了。”听到我答应后,他脸上的焦急稍缓,帅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微笑。我转身进入了屋中,拿了一把自制的九二手枪和二十发子弹,装在衣服下出了门,二话没说就和表弟往村里赶……
别好奇我为什么会造枪,我是学机械的,自小对枪械感兴趣,高中三年我已经熟捻各种著名枪械详细机构。本来没有打算干这种违法乱纪的事,但小希的离去,让我坚定了造枪的信念,自一年半前离开学校,被赶出家门以来我就一个人开始了各种准备,终于上个月完成了第一批武器的制造。“哥,对不起。”半路上,表弟萧涵一脸歉意。我嘴角扯了扯,一句话也没说。说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我总不会对两个小孩子的生死不闻不问吧。见到我没说话,表弟识趣地闭嘴,懊恼地叹了一口气,便和我默默向弥漫着焦虑与不安的村庄走去。
半路上,小黑追了上来赶了它几次都赶不回去就由着它跟我去。十几分钟之后,我和表弟萧涵来到了村里,警察站在人群之中,滔滔不绝,信誓旦旦地安抚着村民,说一定要把人贩子缉拿归案。我在人群外围听了几分钟,实在听不下去他们那官腔……光说不练的假把式。拍了拍表弟的肩膀,让他带我到有孩子失踪的家庭去看看,找找线索。
家里失踪了两个孩子,可我却有家不能回,每次忍不住迈开步子想到家里看看的时候……父亲赶我出门的铮铮冷语就会萦绕耳畔……“滚!你给我滚出去,永远也不要回来了,我没有你这个儿子!”就在我将要转身的瞬间看到人群中,父母苍老了许多的背影,心中苦涩,心中喊了一声。见到忽然间停住的我,萧涵叹了口气,说到:“哥,别想那么多了,我带你去吧。”我点了点头,带着好奇地四处张望的小黑跟着他到了不远处有孩子丢失的那一家家里,向老人询问了下基本情况,方才知道她的孙子才三个月大,今早醒来就没了踪影……我和萧涵对视了一眼,眼中充满凝重与不安。“大娘,我们可以四处看看,调查一下吗?”我问到。大娘很是伤心,只是茫然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我和表弟,还有小黑在孩子消失的屋里调查了一遍,却什么踪迹也没发现。我们失望地走出门,刚刚跨出,一条凶神恶煞的大黑狼狗,如同离弦的箭向我身后的小黑扑来。小黑感觉到了危险,躲在我的身后瑟瑟发抖。“滚!”见到失控的大黑狼狗,我一声怒喝,手也悄悄地摁在了衣服下的手枪上,一旦它不顾一切冲上来,我就不管什么开枪将它打死。至于那群警察,我倒无需担心他们因为我持枪而抓我入狱。“规矩,狼仔。”大娘拄着拐杖出现在门口,大声呵斥到,大黑狼狗半道停下,不甘心地看了一眼大娘后,乖乖地退走。临走之前,还瞪了几眼我身后的小黑,吓得小黑哀嚎几声。
大娘看看我,又看看表弟,焦急地问到:“辰子,不好意思了,狼仔刚才不在,就在你出门的时候刚刚从外面回来,见到你的小黑狗就扑上来了,没吓到你吧?”我摇了摇头,抱起了小黑,笑着问到:“大娘昨晚你听到有什么异常动静没有?”“到屋里说。”大娘带着我和萧涵去了厨房,给我们泡了茶,然后大娘就告诉我们昨晚半夜三更的时候,村里的狗都很不安分,由大黑仔带着朝着林子里跑,似乎在追什么,它直到刚才才回来。“而且喂它饭他也不吃。”大娘最后补充了一句……一股不安彻底将我笼罩,一个不情愿相信的答案在心中若隐若现。“大娘,你可不可以把黑仔拴住?”我抓着茶杯,胆颤地问到,但愿不是我所想的那样,不然真的麻烦了啊。“辰子,你要干嘛?”大娘和萧涵看着我疑惑地问到。“呼……”我吐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开口道,“或许,村里小孩的消失可以从黑仔身上得到线索甚至是答案。”
大娘一向特别喜欢我,也信任我,在我被赶出家门后,只有她和不多的几个人安慰过我,给我送过菜什么的……她点了点头,出门去叫她的儿子和儿媳妇。我在厨房里不断地喝着茶,以平复自己不安的心情。萧涵似乎看出了我的异样,焦急地问到:“哥,你知道什么了?”“没什么,对与不对,一会把黑仔给拴住检查一下就会水落石出了。”我抿了一口热茶,故作轻松地说到。其实,这个猜想我自己的都不敢相信……
“汪汪……”狗窝里传来了黑仔的凄厉的哀嚎,听到黑仔的哀嚎,小黑显得特别的兴奋,在厨房里乱窜。“辰子哥,你出来看看吧。”是大娘的小儿子李严叫我,“黑仔被拴死了。”我点头允诺,带着小黑来到了院子里的狗窝旁,此时的黑仔没有了先前的凶神恶煞……小黑在它身边乱窜,幸灾乐祸。
“海子哥,弄开黑仔的嘴巴看看它的牙缝里有没有生肉……”我转过身背对着大娘一行人,淡淡地说到,心中在默默祈祷不有。“有!”大海哥和李严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在这一刻我的心跌入深渊。我转过身看着被拴得死死的黑仔,心中惶恐不安。一向心细的李严似乎在黑仔嘴里发现了什么,指着问李海哥:“哥,这是什么?”“给它的饭一口没吃。扯出来看看这家伙到底吃了什么肉。”海子哥手探进黑仔喉咙里,狠狠地扯了出来,完全不顾及痛苦呻吟全身抽搐的黑仔。在那东西刚刚扯出来的瞬间,所有人都愣在当场……扯出来的居然是一只婴儿的小手臂,上面还沾着胃液口水和鲜淋淋的血,在手腕处还有一个很小的手镯……

共 5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坟墓总数远远地超过了人口总数的村子,确实阴森可怕,一个人把自己关在简陋的地下室鼓捣机床,也很难让人理解。但在这个破屋子里住了一年半后,从来没人光临过的破屋子却迎来了表弟的大喊大叫,原来是侄子侄女突然失踪了。于是拿了一把自制的九二手枪和二十发子弹,装在衣服下出门去调查孩子失踪的原因,所幸并没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罪魁祸首。感谢赐稿江山短篇栏目组,推荐阅读!【编辑:海淼】
1 楼 文友: 2016-05-19 20:0 :46 山水之间 - 许嵩
昨夜同门云集 推杯又换盏
今朝茶凉酒寒 豪言成笑谈
半生累 尽徒然 碑文完美有谁看
隐居山水之间 誓与浮名散
湖畔青石板上 一把油纸伞
旅人停步折花 淋湿了绸缎
满树玉瓣多傲然 江南烟雨却痴缠
花飞雨追一如尘缘理还乱
落花雨 你飘摇的美丽
花香氤 把往日情勾起
我愿意 化浮萍躺湖心
只陪你 泛岁月的涟漪
古木檀香小筑 经文诵得缓
锦服华裳一炬 粗袖如心宽
林中抚琴曲委婉 群山听懂我悲欢
泪如雨落才知过往剪不断
落花雨 你飘摇的美丽
花香氤 把往日情勾起
我愿意 化浮萍躺湖心
只陪你 泛岁月的涟漪
落花雨 你飘摇的美丽
花香氤 把往日情勾起
我愿意 化浮萍躺湖心
只陪你 泛岁月的涟漪
落花雨 你飘摇在天地
晚风急 吹皱芳华太无情
我愿意 化流沙躺湖堤
只陪你 恭候春夏的轮替
落花雨 谁深藏山水里
落花雨 谁深藏在我心 隽墨,热爱文学,致力于诗歌创作,在散文、小说方面也有涉猎。自由撰稿人,浪迹在网络文学中,没做出什么大成绩,但却始终保持对文字的敬畏,对理想的初心。在茫茫凡尘中,坚持一颗诗心,怀着一颗炽热的初心,行在理想的高地上。我喜欢在午夜在晨昏在微弱的灯光下打开自己,沿着夜的韵脚,避开俗世的喧嚣与纷扰,用灵感的刻刀反复打磨着文字的锐度,躬身亲近那盏不断擦拭自己思想光芒的理想之灯。女人气虚有什么后果
小孩子流鼻血
孩子口臭
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