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舟星池 第九十四章 里应外合欲夺权

2019-10-12 19:47: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舟星池 第九十四章 里应外合欲夺权

付雷暗暗思索默不作声,正如黑叔所言,付雷自然知晓丹道总纲所定五品丹药方能唤灵,也认同总纲所释其原因,但付雷依旧坚持认为毫无灵性的丹药始终有种美中不足之感。

“一品丹药仅仅算是糅合药液,没有灵性也就罢了,可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让二品丹药亦有灵性?”付雷暗道,心中思索着让二品丹药亦能有灵性,他心知若是能让二品丹药都有灵性,对丹药的品质将有一个质的改变。

“付小子,不要好高骛远,你现在只要按照传统的丹道之法修习丹道术即可,当你达到六阶称王之际再去参悟新的丹道之法亦不迟。”

黑叔语重心长出言道,他对付雷各方面都很满意,唯一让他感到又喜又忧的便是付雷总有一些莫名不切实际的想法,总是要去颠覆传统的丹道之法。

“黑叔,为什么……”

“等下,付小子,今晚就到这里吧,你有的忙了。”付雷正欲说话,黑叔却突然出言打断,戏谑的言语中带着一种幸灾乐祸。

“嗯?怎么了?黑叔。”付雷疑惑起来,随即神魂力转瞬蔓延开来,笼罩了大半个云州城。

略一感知,瞬间付雷脸色阴沉起来,随即起身摸了摸鼻子,道:“看来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黑叔,我先回付府一趟。”

说罢,付雷便转身离去,黑叔毫不介意,露出一个耐人回味的笑容。按理说付雷的神魂力比黑叔都微微略胜一筹,但因为他在练习丹道术,故而并不知晓外界情况,若非黑叔提醒他恐怕不会放下思索二品丹药唤灵之事。

疾速而走,这一次付雷是真的怒了,原因无他,他感知但付府再一次被人打上门了,而且他清晰的感觉到了祖父与父亲双双受伤,从情况上来看战斗已经进行了一段时间,只是付雷不知为何黑叔在发现异常后方才告诉他。

“砰!”此时的付府早已乱成一团,付贤奕被一脚踢到身后的院墙上。

“付贤奕,老家伙,你不是厉害的很么?”一声厉喝响起,出言者正是付府的老对头,钟氏家族族长钟鸠罗。

“解老前辈,您能来帮助付府在下感激不尽,您走吧,付府此次恐怕难渡此劫,能覆灭在聚魄境高手手中,付府也算荣幸之至,麻烦您转告雷儿,让他躲好,实力不足时莫提复仇之事。”不去理会钟鸠罗,付贤奕竭力对解老嘶吼道。

“哼,老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既然受人之托,岂有畏畏缩缩之理。”解老咬牙道,并没有接受付贤奕的建议,他并不算一个大信大善之人,为达目的他亦能拿凡俗之人做垫脚石,但他却是一诺千金言出必行之人。

“弱体残躯还敢分神,我就如你所愿,让你随付府一道覆灭。”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起,说罢,出手变得更加凌厉,让解老顿感压力大增,不再出言全身心应对着瓮声瓮气的蒙面男子。

“二弟,你太糊涂也太让我伤心,你我兄弟,你想做付府族长又何须用如此手段,只要你尽心竭力让付府更加强大,为兄将族长之位让与你又何妨?”付景铭对着付景鸿说道,语气中透着心寒与无奈。

“大哥,慈不掌兵仁不当政,这些年付府在你手中发展的太过平缓影响力大不如前,家族许多人早已心存不满,难道你不知道么?”付景鸿沉声开口。

“族长,这些年来付府受到各大世家压迫,受了多少委屈,哪怕付府出了付雷少爷那般天才,确时运不济,命途多舛两次中落,我们亦很心寒,所以我们决定推举付景鸿出任付府族长之位,还望族长与老族长切莫负不知趣负隅顽抗。”大长老付遥冷冷说道。

“你们都少一些废话,快点把他们解决,城主府那边已经拖得够久了。”瓮声瓮气的蒙面男子开口,一道冰冷的话语传荡而出。

“大伙动作快一点,反抗之人通通格杀。”钟鸠罗闻言朗声大吼道,言语中透着浓浓的兴奋,这一次借用大人物将付贤奕付景铭的势力拔除,付府也定当在他的掌控之中,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便是这次围攻付府竟然始终没有发现付雷。

“付景铭,你们束手就擒吧,不然别怪我心狠手辣了。”钟鸠罗嘴角微微上扬,盯着付景铭戏谑道。

“哼,男儿热血无屈魂,二十载后再为人,乱,裂山拳。”付景铭一声大喝,举拳朝着钟鸠罗挥去。

“不自量力。”

见到付景铭冲来,钟鸠罗低声暗道,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随即左手悄然背后,面上一副云淡风轻悠闲之状。

“墨魂毒手。”

在付景铭的拳头即将打到钟鸠罗之时,钟鸠罗一声低喝,只见钟鸠罗突然伸出不知何时变得漆黑如墨的手掌,与付景铭的拳头碰撞在了一起。

“噗!”

拳掌相印,碰撞在一起仅仅一息,付景铭急速倒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一股黑色气体瞬间进入他的体内,喉咙发苦,一滩乌黑的血液喷出。

“你,钟鸠罗,真没想到我身上中的墨魂之毒竟然是你下的,真是好手段啊。”付景铭捂着胸口缓了缓,怨愤的盯着钟鸠罗道,他在曾经本就有伤,回到付府后却莫名中了墨魂之毒,几番查探下来却依旧没有找到主使人与墨毒的来源。

“付景铭,今天我就让你死的明白,没错,你中的墨魂之毒就是从我这里拿到的墨毒,至于何人下毒,自然要感谢你们付府大长老咯。”钟鸠罗脸上笑容洋溢,开口说道。

“钟鸠罗,你可是答应过老夫不将此事说出来。”付遥听闻钟鸠罗毫不犹豫便卖了自己,立刻开口斥责道。

“额,一时激动,忘了忘了,十分抱歉,不过你也别担心,反正付府族长就要换人,你付府与我钟氏家族亦将抛弃前嫌从归于好。”钟鸠罗表面歉意连连,实际上心中确是冷冷一笑,他是故意说出主使下毒之人,让付遥在付府失去人心,介时要解决付遥便变得轻松起来。

付景铭怒视着付遥,他万万没想到下毒着竟然是付府德高望重的大长老付遥,虽然曾经付遥始终与他为难,但是付景铭反而当做一面明镜,时刻提醒着自己做决策千万要小心谨慎,避免让付府出现损失,他也从未想过付府府内竟然会出现叛徒,而且主使之人还是府内权势滔天的大长老。

“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我这就送你上路,临死之时让你心知肚明,你也算死得瞑目了。”

钟鸠罗朗声开口道,左掌依旧漆黑如墨,一个疾步便朝着付景铭而去,不少人的目光亦聚到此幕,众人皆看的出

,以付景铭此刻的重伤状态,若真被实打实的击在身上,恐怕正如钟鸠罗所说,这一掌足以致命。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坐车怎么去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看病价位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具体路线怎么走
武汉佰视达眼科医院价钱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