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新疆反恐民警救女记新浪新闻7z

2019-07-08 15:10: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疆反恐民警救女记_新浪

得知这个消息时,同处南疆的喀什警察司马义?库完(以下简称“司马义”)正徘徊在女儿的病房门口。看着正在治疗的女儿,脑子里不断涌现和田同行遇害的情形,他捏紧了拳头:“真想不明白,为了救我女儿一条命,全国那么多不相识的人在一起努力。可那些破坏社会稳定的暴徒,怎么忍心残害无辜的生命?”

那天下午不到6点,她接到了女儿从学校打来的,说自己腰疼,想让妈妈接她回家。正在检察院与同事讨论案件的热汗古丽一时走不开,就让艾丽先来她单位。

连续20多天了,考虑她家里有个上学的女儿和两岁多的儿子需要照顾,热汗古丽每晚都会比同事回去得早一些。其他同事,经常熬到凌晨四五点,甚至天亮。

当晚,夫妻俩带着艾丽,飞行1300多公里,连夜抵达乌鲁木齐。6月19日上午,艾丽在新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尽管检查结果证实了先前的病情,但夫妻俩依然请求把骨髓送到北京的医院作进一步分析。他们多么希望,之前的检查都是误诊。

扁桃体发炎是艾丽的老毛病,每到换季就会犯。5月底,扁桃体持续发炎使得艾丽难受得说不出话来,但夫妻俩工作忙得走不开,就让艾丽独自去诊所打针。

司马义记得,艾丽6个月大的时候,妻子就去外地挂职工作,奶粉成了艾丽的主食。上幼儿园时,艾丽从未享受过和爸爸妈妈一起游玩的周末。更多的时候,他和爱人总是轮流出差。

长达一年的治疗期,医生要求他们在北京租房子,每天给孩子做3顿饭。艾丽的免疫力低下,做饭必须使用纯净水、橄榄油,做好的饭超过两个小时,就不能再让艾丽吃。

刚开始旅馆老板一看司马义的身份证,说什么也不给他登记开房,司马义好说歹说,这才勉强给他登了记。他疲惫地刚躺下,就听到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附近派出所的民警。

如此快捷的速度,源于旅馆的入住平台和派出所相联,只要有来自新疆的旅客登记,民警就会第一时间上门核实身份。“这是去年暴恐分子袭击天安门金水桥事件后,公安部门采取的防备措施。”司马义对此举非常理解。

在北京租个房子本不是件难事,但对司马义而言就困难了许多。一开始他直接去找房子,当房东一看到他脑梗引起癫痫的模样,便没了下文。于是他请在北京的同学帮忙,没几天同学告诉他,房东听到承租人是来自新疆的,就直言“不租了”。

“30平方米的房子,要3500元?”这个价格几乎就是司马义一个月的工资。就在为租金犹豫的时候,小病友的妈妈告诉他,房东得知他租房是为了给白血病女儿治病,并且是一位来自新疆反恐一线的警察时,自愿把房租降为3200元。

“我家里有孩子,远一些的县都不派我出差,单位已经很照顾我了。现在大家白天黑夜连轴转,真不好意思开口请假。”热汗古丽熟知同事每天的节奏。她担忧女儿的病情,也挂念着岗位上的同事。

7月初的南疆,公安干警处于一级响应阶段,维稳形势严峻。用警察自己的话说:“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这个时候,一个人分成两个还不够用。司马义必须要回到岗位上,和战友们并肩作战。

那是他最难熬的日子,当每天的工作结束夜深人静时,他的心就飞向北京,飞到女儿的身边。寝食难安的他只能看着里女儿的照片,惦念着女儿每况愈下的病情。

报销不成,司马义准备把今年5月才拿上钥匙还没装修的单位集资房卖了。这是一套100多平方米的高层楼房,少说也能卖20万元。但他通过中介发出的售房信息几乎无人问津。中介告诉司马义,从去年持续至今的暴恐湖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事件,让喀什人来的少了,走的人多了,房子很难出手。

就在司马义还在为怎么把房子卖了凑够女儿的治疗费焦虑时,喀什地区又爆发了“7?28”莎福州癫痫病研究所车暴力恐怖袭击事件,莎车县城距喀什不到200公里。他和同事们没日没夜地扑在反恐一线。吃饭时,想起还没着落的手术费,司马义便没了胃口,每天只是啃几口干馕。

微博发出后17小时,崔岱发布“已收到300余名友近10万元爱心款”。同时,应多数友要求,他公布了司马义刚刚完成注册的支付宝账户,方便友操作。

有友提议,“5000个100元就是50万,大家快来认领。”友“李眉故事”立即回复“本人已捐5份,让我们一起帮助喀什反恐一线警察渡过人生难关。”

当然,也有友怀疑信息的真实性,留言问“有没有转账截图和医院收据的图片?至少想知道自己的确帮到了忙(抱歉多疑了,不过还是想小心点)”。另一名友回复:“你看一下 @喀什警sir 的微博即可,带v认证的,应该不会假。”

整整一天,司马义不断收到捐款信息,都发烫了。微博发出24小时,他的只要有信息传来,就立即死机。一位朋友打了两个多小时都联系不上他,索性在路边买了一部几百元的送来。

一位内地警察给司马义发来一张自己在海边游泳的照片,他告诉司马义,自己曾经也是名白血病患者,如今已经治愈。他拿出1000元捐给艾丽,希望司马义对女儿要有信心,坚持治疗。

一位细心的友从崔岱微博发的照片上,注意到司马义用来给女儿拍照的酷派屏幕破裂,就去酷派官微留言,问能不能给这位女儿得白血病的一线反恐警察送一部新,很快就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崔岱发出第一条微博48小时内,司马义收到了1979名友和民警捐助的爱心款,接近50万元。这是喀什地区公安局纪检委全程参与捐款统计的结果。

6日晚上9点28分,司马义借助崔岱的微博告诉全国友:“手术费基本备齐,我将带着爱心款坐火车去北京。今晚24时之后不再接收捐助,谢谢大家的爱心!”在他眼里,“只要凑齐手术费,决不能多要友一分钱”。

“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是络、是人间大爱和社会正义的巨大能量,跨越天山,跨越民族,释放出让人鼓舞的汩汩暖流。是爱,让人间不寂寞不孤独,也让身为警察的我感到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实在难以释怀,司马义用工整的笔迹写了一份致全国友的感谢信。

司马义谢绝了十多位友提供免费飞机票的美意,他执意要乘火车,坐硬座前往北京。“大家的爱心款是用来救我女儿的,要用在治疗上。我不能乱用这些爱心款,不然我会心不安的。”司马义坐了60个小时的火车,于16日上午抵达北京。

女儿的血液感染有半月了,进口药一盒就要4000元,一小瓶液体就七八千元,每天花销上万元。司马义从医生那里得知,50万元仅是骨髓移植费用,前期化疗、后期观察还需要五六十万元。这次感染,艾丽高烧不退,持续了34天,花费17万元。

就在司马义来京的前两天,一个由新疆和内地的企业家组成的国学班得知消息后,分别派同学到医院和喀什地区公安局了解信息的真实性,得知孩子治愈可能要花费上百万元时,他们在司马义的账户已经关闭的情况下,坚持在两天内捐款35万元。最终,其中的20万元转给了司马义,15万元捐给了一位儿子需要换肾的警察。

捐款结束后,崔岱把自已微博的签名改为:“爱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或许单薄柔弱,或许很不起眼,但汇集起来便是滔滔江河。”崔岱从此成了父女俩的代言人,每隔十天半月,他就要发布一次艾丽的最新情况。

这些一点一滴凑起来的爱心,鼓舞了一线所有的反恐警察,给了司马义强大的信心和勇气。他总是这样告诉自己:“要把女儿救活,不然那么多好心人的钱就打水漂了。”

走进医院抽血大厅,撕心裂肺般的哭声此起彼伏。“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头晕得直恶心。”说罢,热汗古丽苦笑着摇摇头,踮起脚尖看着前面的队伍,3个月的医院生活,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嘈杂。

司马义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着眼前骨瘦如柴的小姑娘,他掏出20元递给她。在司马义出租房外的清真餐馆里,20元可以吃一盘羊肉抓饭。对于维吾尔族人来说,抓饭是不可或缺的主食之一,但到北京之后,他从未舍得吃一次。

他并不知道,至今依然有友留言:“还有孩子的营养费、在北京的生活费……请别不好意思开口,你们在一线为了大家的安稳生活流汗流血,我们不会让你们为了这样的事情再流泪!”

微信小程序加盟
小程序开发搜索功能
微信公众小程序是什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