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我真是大德鲁伊 052 求和

2020-01-16 18:46: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真是大德鲁伊 052 求和

感谢演吶場獨角戲的打赏。感谢感谢冰莲之心的打赏。感谢西蜀木子的打赏。感谢风随云翼的打赏。你们的支持和认可,是我前进的动力。

---

现在洛云峰有些头疼,他发现事情变得没完没了。

老婆变白头鹰家的特工跑了不说。就连他随便找个房子住着,房东也成为国内暗组的大头目。

“看来我老早就被你们盯上。七月组长这是打算亲身上阵,为你们的老上司复仇?”听眼前女人自曝身份,洛云峰反而镇静下来,他抬头看看房间:“我的屋子也在你的监控之中?”

他倒不担心自己的秘密会被人发现。力量觉醒前,洛云峰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不能被窥探的秘密。

德鲁伊的力量觉醒之后,他就有了反监控的能力。每次教女儿神术之前,洛云峰都会小心检查屋子,没有什么监控能够躲过神术的探查。

再说当初橡树能给七月进行洗脑,现在有精灵之泪配合,洛云峰就有把握给她洗第二次。

因此他说这句只是试探,看看七月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洛先生大可放心,在过去的时间里,暗组从未监视过你的一举一动。本来我们是不该犯这种错误的,要怪只怪尊夫人的伪装做得实在太好;让我和我的同伴失去了警惕。”

黎姐或者该叫她七月,她坦然承认了自己的疏忽。

“呵呵,到今天还不忘往我身上泼脏水。你最好搞清楚,我跟那个外国女特工没有半点关系。”洛云峰不慌不忙的反驳着七月绵里藏针的指控:“我只是个被人欺骗的倒霉蛋而已。”

七月居然很认真的点点头:“以前我有些怀疑,现在我相信你的说法。如果你是黑暗圣堂的卧底,国内不会启动天谴小组为你保驾护航,更不会把警告直接送到我的书桌上。”

“天谴小组?”这是洛云峰第二次听见这个名词。当初在重越集团的时候,他听萧老鬼随口提过一次。不过那时萧老鬼不想深谈,洛云峰也就没有多问。

七月优雅地笑笑:“就是他们,国内用来反制暗组的手段。也多亏了他们,总算是帮我清理掉一批不听话的蠢东西。让我对暗组的掌控,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策划的。”洛云峰迅速串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七月名义上是暗组组长。她的资历阅历却不能服众,组内对她有意见的应该不在少数。

不说别的,光说洛瑶跟她接触了那么多次,小丫头从来就没有说过黎姐身上有杀气。

由此可见七月虽是训练有素的高手,但实战经验很少。这和她一直躲在幕后策划的传言相互映证。

七月没有杀气,自然会有人不服她的管教。

对付这些不听话的手下,七月的做法是一脚将他们踢进布置好的大坑。

她用暗杀洛云峰为借口,把这群人通通送到天谴小队的手里。

面对洛云峰的指控,七月侃侃而谈:“我不否认你的说法。局是我布的,他们的行动计划也是我透露出去的。是我把他们送到天谴小队的枪下。可以这么说,暗组里所有对洛先生心怀怨恨的人,现在已经一个不剩。”

“但我借刀杀人,也有私人的原因。并不完全是为了给洛先生赔罪。洪组长和他手下那群蠢货,为了一己之私,把暗组带到了悬崖边缘;我不能坐视他们把暗组带进地狱。”

“你打算把错误都推给一个死人?”洛云峰嗤笑道:“你是看准了老家伙不会从棺材里爬出来反驳你。”

七月坐直身体,她语气诚恳的解释到:“洪组长今年七十三岁,他虽然有四阶的实力,但也没几年阳寿。因此他一直在找延寿的方法。后来有一次,他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一个方法,说是只要突破五阶还能保持理智不发疯,人就可以返老还童,活到160岁。”

“从那以后,他就对突破五阶一事极为上心。华教联的黄金也好,重越集团的强化药剂也好。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在运作。只不过,”

说到这里七月话锋一转,她冷笑道:“有件事情洪组长不知道,我们被他管束压迫的时间太久。除了九幽以外,谁都不想看到他再活九十年。大家都希望他早登极乐。”

洛云峰恍然大悟:洪组长从头到尾就是个悲剧。他不是死在宁若凰的突袭之下,他是被暗组其余五个高手联手卖掉的。

“高,实在是高。”躲在父亲身后的洛瑶突然冒出一句,她对七月伸出大拇指:“所以九幽和洪组长都死了,房东阿姨也顺利当上了新组长。”

洛云峰把女儿的手按回去,他望着七月:“暗组里反对你的声音全部消失,所以你这次是来和谈的?”

“正是这样。”七月微微点头:“暗组已经被洪组长弄得元气大伤,现在经不起太多的折腾。何况我们本不想过得那么累。说实话,还活着的五个人,每个都很羡慕洛先生你这样的生活。”

“你搞错一件事情了,我对你们没有兴趣。每一次争端都是由你们主动挑起,每次我都是被动应战。”洛云峰有极度平和的语气陈述着:“我从没把暗组的威胁放在心上,你恳求和平,我可以给你们和平。你想要战争,只会给暗组带来灭亡。”

“我会记住洛先生的忠告。”七月听出洛云峰愿意和解的意思,她赶紧道:“这栋楼——”

“免了,这栋楼我是不会要的。租约照旧,每个月该给的租金一分都不会少。”洛云峰断然拒绝她的好意:“我并不是买不起房子,也没有打算在这住一辈子。”

----

送走了登门拜访的七月,洛云峰重新变成了厨房里的好爸爸。

牛肉过水洗净,两条猪腿剥得干干净净的。洛云峰心有所悟,分解猪腿的时候没有用刀。他直接用手从生肉里扯出骨头来,骨头上找不到一丝肉星。

洛大厨如此精妙的分解过程,看得小丫头一脸嫌弃:“手撕生猪蹄,爸爸真暴力。”

自从七月走后,缠绕在洛云峰心里的谜团全部解开。

他的心灵仿佛是找到永恒的宁静,眨眼间就把猪腿抽得干干净净的。

一边抽着猪骨,他一边还能吐槽女儿的评价:“一会猪蹄煮熟,有本事你就不要吃!”

看着桌上一堆腿骨,洛云峰露出笑容:“德鲁伊之心又回来了。没想到我分筋错骨的手法还没有生疏嘛!”

趁洛云峰还陶醉在自己的力量之中,洛瑶已经在后面忙活起来:“爸爸会客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瑶瑶也要帮忙做家务。”

小丫头熟练的打开煤气灶,她托举着一个盛满水的不锈钢圆锅放在煤气灶上:“猪腿骨熬汤,要放精盐、料酒、八角、桂皮、花椒、香叶、胡椒。不管是做卤水还是炖高汤,瑶瑶都同样拿手。”

看着高高在上的不锈钢桶锅,小丫头皱起眉头:“可是瑶瑶不够高,还要先去搬一张凳子进来。”

“哎呀,我的乖女儿诶,端个这么大的锅子走来走去,小心别把自己给炖了。”洛云峰赶紧把女儿抱出厨房:“你就不能做点跟其他小朋友一样的事情吗?”

洛瑶在父亲怀里想了一会,她很认真的抬头道:“别的小朋友都会背诗给爸爸听,那就让瑶瑶给爸爸背一首诗吧!”

闺女突然间的懂事,听得洛云峰老怀大慰:“对对,就该这样。”

“那瑶瑶就背一首唐诗。”洛瑶在客厅中站好,小丫头细声细气道:“鹅鹅鹅,曲颈用刀割。拔毛倒上水,煮熟就出锅。”

“爸爸,瑶瑶突然想吃白切鸡了。”

青岛市第九人民医院
东莞市妇幼保健院
重庆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锦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湖北白癜风治疗价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