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真丢还是炒作谷歌在酒吧丢Nexus4原型

2019-07-12 23:2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真丢还是炒作?谷歌在酒吧丢Nexus4原型机的始末 - Nexus4,谷歌

旧金山米慎区的500 Club 酒吧,人称“Sudsy”的音乐人Jamin Barton 在这里当酒保(下图)。他说话温和、微笑迷人。上个月的一个周二,在他收拾店铺准备打烊时,那台映入了他的眼帘。“每个星期落在这里的不下20 台。”他习以为常,耸耸肩说:“大多数人15分钟后就回来找了。”

但这台却不然。整个第二天,它就静静地呆在收银机旁边,没人回来认领。“我对这些科技玩意儿一窍不通,但我也知道这台不一般。”它被锁住了,也没有SIM卡可以激活它,这样找起失主来就要费一番周章了。幸运的是,机身背后贴了张“非卖品”的贴纸,还有Google 的logo。

科技达人老主顾Dave 只帮Barton 看了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Google 定于10月29日在纽约发布的Nexus 4 。Dave 答应帮忙给Google 总部打联系。但在第二天,Barton 再和Dave 碰面时,他发现Dave 有些慌张。

“Dave 好像被惊着了。他有些紧张地说:‘Google 丢了台,那个冒失鬼可得被炒鱿鱼了。Google 警察就要过来了。’”Barton说:“可能真不该把给他看的。他不是Google 的员工,但Google 还是没让他好过,他们跟Dave 说他弄不好会摊上个同谋的罪名。”

如果你追着科技在看的话,对Google 计划发布的设备想必也了解得差不多了(自然Google 现在是不愿确认任何东西的):Nexus 4,由LG生产,屏幕4.7寸,分辨率1280 x 768,CPU 为高通4核Snapdragon S4,后置摄像800万像素。传言Nexus 4 同时还搭载Google 尚未发布的Android 4.2 操作系统,又名“Key Lime Pie (青柠派)”。

作为Google 的旗舰,Nexus 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直接与生厂商合作设计,没有无线运营商在中间瞎鼓捣。如果流言为真,那相比一年前发布的上一款Nexus ,Nexus 4 是一次重大升级。

无论是Google 还是任何别家科技公司,出于竞争的考虑,在正式发布发前,都想方设法地要把设备的各种细节给“捂”起来。但互联或多或少地把这种努力变成了徒劳。在9月 20日晚上,Google 派出了 Brian Katz,他们的全球调查和情报经理,前往500 Club。

听上去有些熟悉?那就对了。

2010 年,苹果一位名为Gray Powell 的工程师把一台iPhone 落在了雷德伍德城的Gourmet Haus Stadt 酒吧。年轻人Brian Hogan 捡到后以50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Gizmodo 站,后者发了一篇重磅文章,最终警察出动搜索了的住所,并起诉了牵涉其中的两人,Hogan 和Sage Wallower 被判盗窃失物的轻罪,缓刑1年,外加40个小时的公共服务令。还有传言称苹果去年在旧金山米慎区的Cava 22 酒吧又丢了一台。

Barton 说,在Katz 火速北上赶到米慎区之前,他就已经同意明天中午把还给Google,唯一的条件是:来取的人能证明的确是Google 的员工。“我能怎么办?找个穿Google 衣服的家伙?我那儿知道他是不是苹果的人?”

Dave 被Katz 当作中间人在使唤,而在Katz 的字典里“不可能”和“不”等词汇显然也是不存在的,他坚持要在20日晚上立即在酒吧见面。但Barton 拒绝了——他对同事说,感觉“被骚扰”了,于是提早下班到附近的另一个酒吧演出去了。

“在告诉他Barton 不在这儿的时候,Katz 就像个失望的老妈一样。”Barton 的同事Don Hodge 说。他双臂满是纹身,举手投足充满愤世嫉俗的味道。他打开一支啤酒,接着说:“他个子不高,却咄咄逼人,像个军佬一样。他还跟我说什么不想把我和酒吧也牵扯进来,说得跟我惹了什么事儿似的。他还说可以起诉我们。”

Hodge 没有回答Katz 的问题,而是故意忽悠,跟他说Barton 去了附近的警察局给报失去了。Katz 闻风赶去,想要在他报失前截住Barton,好免掉那堆繁杂的表格和文书。于是,他在警察局里苦等着Barton 的身影。

那真是个漫漫长夜。

在旁边的第14街,卧底警察刚刚击毙了一个试图用手枪向警察袭击的黑帮嫌疑犯。随后,街区起了骚动,数十人冲击米慎区的警察局,而Katz 却还呆在里面。

“那晚真是乱极了。” 在某个演出场合认识Barton 的Ragi Dindial 律师说,“我在那儿遇到了Katz,警察赶紧让我们从后门出去,擦身而过的都是些全身装备防暴用具和自动武器的警察。”

Dindial 通过Google 的24小时安全确认了Katz 的身份,终于在凌晨1点左右,把Barton 的号码给了Katz。“Google 的ID卡上除了名字再没有其它,”他说:“仅凭这个其实没法确认。最后让我信服的是他紧张迫切的态度,他太想拿回了。”

按 Dindial 的说法,Katz 答应Barton,如果他同意对该事件保密、不发布任何该的照片、并且在正式发布以前不向媒体爆料,他就送台给Barton(零售价约300美元)。(但最后Barton 还是把照片公布了出来,Wired 为此向Barton 支付了一定费用。)

大概两周后的10月8日,Nexus 4 多张图片以及一份详细报告在白俄罗斯的一个站上出现了。

via Wired

几种seo常见问题
怎样开微店
如何开发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