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战雏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看就平手吧

2019-11-07 19:5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战雏 第一百一十六章,我看就平手吧

朱啸不想伤了朱族跟中天学院的和气,但朱啸却并不是怕伤了两方的和气。玮琳一而再再而三地逼迫,朱啸早就有些受不了了。堂堂男儿,岂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为了看不到摸不着的和气掣肘!

玮琳的元气带来的威压一阵强过一阵,朱啸再也不后退了。相反,玮琳的威压越是铺天盖地地压过来,朱啸越是朝着玮琳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越是靠近玮琳,朱啸越是走得艰难,但仅凭玮琳这一点元气却是无法让朱啸寸步难行。一步步地靠近玮琳,朱啸一直走到距离玮琳只有三尺的地方。到了这里,玮琳青红色的元气几乎将朱啸都渲染成了青红色的了。

玮琳万万没有想到朱啸竟然可以在她元气的威压下还能走到这种地步,可朱啸越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却越是想战胜朱啸。朱啸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再想使用元气排挤朱啸已然是不可能的了。玮琳纤手轻轻一摆,缠绕在她身上的元气疯狂地朝着朱啸就重重地砸了过去。

若不是朱啸好强,朱啸是万万不会如此靠近玮琳的。朱啸距离玮琳不过区区三尺而已,到了这个范围,玮琳轻轻一挥手,朱啸就会遭受到玮琳元气的攻击。

朱啸并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相反,他十分明白走到距离玮琳这么近究竟意味着什么。可他还是这么做了,而且走到了这里,除非是玮琳首先退,不然朱啸坚决不会后退一步!

密密麻麻的元气蜂拥而至,朱啸心念一动,一团火焰呼啸而出,缠绕在了玄铁巨镰之上。霎时间,漆黑的玄铁巨镰如同烧起来了一般,熊熊的烈火将硬是将四周青红色的元气都逼退了不少。

朱啸猛地一挥玄铁巨镰,瞬间,朱啸四周已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而朱啸恰好身处巨大的火球之中。偌大的演武场出现了两种相同而又相异的颜色,一边是青红色,它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另外一边是金黄色,它占据的位置虽然不大,但它却是生生从青红色之中撕开来了一道口子。

舞动着的青红色的元气狠狠地砸在火球上,火球表面的火焰瞬间被冲散。不过火焰被冲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随即很快又被补上了。但火焰的自生能力虽然不弱,可也招架不住蜂拥而至的元气攻击。火球逐渐被冲散,最后火球也只剩下了很薄的一层了。

这时候,冲击过来的元气已然只剩下最后一点点了。可朱啸却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他可不是别人伤不到他就算了的人。眼见着攻击过来的元气只剩下很小的一部分了,朱啸猛地将火球向外一推。

瞬间,火球迅速膨胀开来,将四周青红色的元气又是逼退了不少。而那些前赴后继砸在火球上的元气,瞬间就被火焰湮灭了。而迸溅过来的元气也使得火焰四下迸裂,形成了大片的火花。

玮琳大片的元气攻击并未让朱啸受到半点伤害,若朱啸还被最后这么一点元气伤害到的话,那就没有道理了!挡住了玮琳的一波攻击,这也就轮到朱啸攻击了。

朱啸最强的武技乃是裂空鬼斩,可朱啸并不想玮琳受到伤害,所以他也用不着使用这么强悍的武技。除了裂空鬼斩,朱啸能够使用的也就只剩下木涵的火焰了。朱啸心念一动,将散落四周的火花全部汇聚到一起。

现在的朱啸已经不是之前的朱啸了,已经控制着火焰连连斩杀了邓阗陈骏等人,控制火焰与人战斗对于朱啸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纯熟了。四下散开的火焰虽然多,可朱啸用灵魂之力一扯,火花已然汇聚成了一团。

朱啸手向前一探,加以灵魂之力塑造,成团的火焰瞬间被压成了拳头大小的火球。朱啸可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火球一凝聚,朱啸向前一跃,将火球塞在前面开路,朝着玮琳就砸了过去。

朱啸攻击的声势固然浩大,但玮琳却是一眼就看出了朱啸这一击并不是很强。不过她也不敢大意,见识到朱啸的强悍之后,她更是不敢让朱啸近身了。

“喝!”玮琳猛地一喝,缠绕在身上的元气瞬息之间全部钻进她的身体之中。张牙舞爪的猛虎固然让人害怕,可安静的狮子却更是危险。现在的玮琳虽然褪去了一身的峥嵘,可这也正是最为危险的玮琳。

眼看着朱啸就要靠近玮琳了,玮琳手猛地一抬,一股青红色的元气从手掌之中倾泻而出,重重地砸向了狂奔而来的朱啸。

“玮琳老师,要是你以为这样就能挡住我朱啸,那你是不是太过小瞧我了!”朱啸手一扬,手中的火球迎着玮琳的元气就砸了过去。朱啸的火球只用了少量的火焰凝聚,想要以此来挡住玮琳的元气攻击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朱啸明明知道自己的火球挡不住玮琳的攻击,可他却也硬着头皮迎了上去!倒不是朱啸傻,而是打定了勇往直前的主意就不可再有半点后退!赢了固然是好的,可即使是因此受伤了,至少也没有落得个落荒而逃的名声!

玮琳脸上流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手印猛地一动,那股元气当即化为了蚕丝般粗细的细丝。元气化为了细丝,玮琳不由得大笑道:“朱啸,我知道你强悍,可我并不与你硬碰硬,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如何能够胜过我!”

“不好!”朱啸大呼不妙,不过已然来不及了。那些元气化为元气的丝线之后,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元气丝线笼子,将朱啸整个地包围在了中间。

被元气丝线的笼子罩在了中间,朱啸知道大事不妙了,可他却也不认为这样的一个笼子就能将自己关在里面。朱啸想都不想,将手中的火球重重地砸在了笼子上面。

“轰!”

火球砸在笼子上,瞬间就爆炸开来,元气丝线的笼子也瞬间变大了不少。可任凭火焰的温度有多么恐怖,在柔弱的元气丝线面前竟然也是一点用都没有了。至于火球爆炸时候确实恐怖,可爆炸的威力似乎并未集中到一点,而是分散到了整个笼子之上。是以爆炸的威力虽然极其不俗,却也没有毁掉元气丝线的笼子。

“哈哈哈哈哈!”朱啸这样做引来了玮琳的一阵大笑,朱啸脸色微变,玮琳却是得意洋洋地说道,“朱啸,没有的!我这个武技名为无翼囚笼,勉强算得上是玄阶中等的武技,是属于一种极其罕见的束缚武技。无翼囚笼,顾名思义,即使你是最快的飞行魔兽,进入了我这个笼子里面,你也将变成没有翅膀的小鸟。没有翅膀的小鸟,你的生死也就掌控在我的手中了。”

笼子无法砸开的时候,朱啸心中就出现了“束缚武技”四个字了,此时从玮琳嘴中亲口说了出来,那就证明这个武技正是罕见的束缚武技了。

束缚武技极其罕见,主要就是用来限制对手的速度的。当然,束缚武技的作用远远不止如此,它还能够封住被困人的实力。束缚武技,它正是封印的一种。而束缚武技却比封印更加自由,是以也更加危险。

很早木涵就告诉过朱啸束缚武技,木涵对各种束缚武技都是十分推崇的。只是这种武技极其罕见,因此即使是木涵也未曾修炼过。当时木涵承认自己都未曾修炼过束缚武技的时候,朱啸都几位震惊。木涵的见识广博,而且实力强悍,想不到连他都未曾修炼过束缚武技。正是这个原因

,朱啸对束缚武技都特别注意了。可这种武技的稀少程度显然超出了朱啸的想象,若不是今日见到玮琳使用,朱啸还未曾见过。

朱啸暗暗运了一番元气,发现自己的元气竟然潮通无阻,朱啸不动声色地说道:“真不愧是大陆闻名的武修学院,底蕴厚得可怕,竟然连稀有的束缚武技都有。也算是我朱啸走运了,竟然连这样的束缚武技都能见到,而且是我亲自体验了一番。”

玮琳十分得意,忘形地说道:“朱啸,你竟然也会说中天学院的好话,这倒是十分罕见。既然你听说过束缚武技,想来现在你也可以认输了吧!能够让斩杀了烈火的人低头认输,我玮琳也不虚此行了。”

朱啸邪笑上脸,摇头道:“听闻每一个束缚武技都相当于一个厉害的封印,今日一看也不过如此。这个无翼囚笼倒也有些门道,可却没有办法让我认输。”

认输,以前朱啸从未向任何人低头认输过,现在也不会,将来自然也不会!

“既已陷入了我的无翼囚笼,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翻起什么浪花来!”玮琳现实一怒,随即微笑着说道,“朱啸,想来你还未见过我这种属性的元气吧!我这就让你见识一番!”

玮琳手印一动,整个无翼囚笼四周竟然开始氤氲起了一层请红色的薄雾。最为奇异之处是,青红色的薄雾所经之处,即使是青石板都被腐蚀出一个个的深坑,当青红色的元气触及朱啸的衣物之时,衣物竟然一可见的速度开始烂掉。

“不好,这薄雾是有腐蚀性的!”朱啸面色一变,忙扔出一团火焰,想要将这些薄雾全部烧掉。可是火焰刚一触及薄雾,竟然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最终也是被腐蚀地干干净净。

薄雾越来越多,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朱啸迟早都会被薄雾腐蚀,最终不知道能不能留下一具尸骨。大惊之下,朱啸用玄铁巨镰朝着无翼囚笼就砸了过去。

朱啸玄铁巨镰砸过去固然勇猛,但却也无法砸破无翼囚笼,任凭朱啸挥多少次,无翼囚笼却也还完好无缺。这下朱啸真是有点急了,而薄雾也越来越多了,眼看着就要将朱啸整个地包裹起来了。

逐渐被薄雾包裹起来了,朱啸眼睛一闭,“哎,师父,还是你出手吧!中天学院果然有些门道,我竟然因此栽在了玮琳的手中。”

笼中的一切都逃不出玮琳的眼睛,朱啸将眼睛闭上,玮琳不由得一喜,“认命了吗?”

“轰!”

突然,无翼囚笼轰然爆开。因为薄雾消失在众人眼中的朱啸又轰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众人均是一喜;只有玮琳与中天学院的一干学生脸色一变,吓得嘴巴里面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朱啸有些无奈地看看被腐蚀得破烂不堪的衣物,却是笑着说道:“哈哈,玮琳老师,我们战斗已经快有两刻了。若是再打下去我是输定了,不如就此以平手罢手吧!”

虽然想不明白朱啸石如何逃出无翼囚笼的,可朱啸已经给她留足面子了,玮琳点点头,承认了朱啸的说法,就此平手作罢了。

武汉白癜风
汕头泌尿科哪里好
蒙阴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好点的银屑病医院
泸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分享到: